柳元景

柳元景

(南北朝时期刘宋大臣,著名将领)
本名:
柳元景
字号:
字孝仁
所处时代:
南朝宋
人物简介:

柳元景(406年-465年),字孝仁,河东解县(今山西运城解州镇)人。南北朝时期刘宋大臣,著名将领。 

少便弓马,随父伐蛮,以勇力称,寡言有器质。参与元嘉北伐,官至侍中,领左卫将军。孝武帝即位,转使持节、前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徙领军将军,加散骑常侍,封晋安郡公。累官至尚书令、左光禄大夫,封巴东郡公。世祖刘骏晏驾,与受遗诏辅幼主。迁尚书令,领丹阳尹。永光元年,密谋废立,后为前废帝刘子业所杀,时年六十。 

南北朝名人推荐
本名
柳元景
字号
字孝仁
所处时代
南朝宋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河东解县
出生时间
406年
去世时间
465年

人物生平

雍州平蛮

元嘉二十二年(445年)七月,宋武陵王刘骏为雍州刺史,将至襄阳赴任,宋遂派抚军中兵参军沈庆之率兵突然进击,大破蛮兵。刘骏抵达襄阳后,诸蛮切断驿道,欲攻随郡(治今湖北随州)。时柳元景刚至随郡,内粮食很少,武器也不够用。柳元景于是在郡内招募了六七百人,分出五百人驻扎在驿道。有人进言说不应分兵,柳元景说:“蛮闻郡遣重戍,岂悟城内兵少。且表里合攻,于计为长”。蛮兵到后,柳元景部前后夹击,大败蛮兵,斩数百人,投水而死者达千余人,从此郡境肃然。

当时涢山(今湖北大洪山)蛮人最强,柳元景又随沈庆之攻涢山,共获3万余人,将1万余人迁移至都城建康(今南京)。柳元景转任安北府中兵参军,后又为中兵参军。元嘉二十六年(449年),沔北诸山蛮攻雍州,柳元景随建威将军沈庆之等二万人讨之,八道俱进。至次年正月,宋军大胜。

北伐建功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七月,宋文帝得悉北魏诛杀谋臣崔浩,又见河道通畅,柔然遣使远来,誓为犄角,遂不顾多数大臣的反对,遣大军伐北魏。北伐军分东西两路,西路军为雍州刺史、随王刘诞,柳元景为建威将军,总领振威将军尹显祖、奋武将军鲁方平、建武将军薛安都、略阳太守庞法起,率兵直趋弘农(今河南灵宝东北)。西路军进军顺利,但东路军(刘义恭、萧斌、沈庆之、王玄谟等人)被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亲率大军击败。宋文帝命令西路军回师。 

平定内乱

元嘉三十年(453年),太子刘劭弑父篡位。刘骏起兵讨伐,柳元景统率宗悫、薛安都等十三路人马讨伐元凶,斩杀萧斌。刘骏即帝位,以柳元景为侍中,领左卫将军,官至尚书令、左光禄大夫,封巴东郡公。南郡王刘义宣、臧质叛乱,声势十分煊赫,被柳元景率王玄谟等将领平定。孝武帝刘骏病危时,柳元景与颜师伯等人受命辅佐刘子业。

密谋废立

宋孝武帝刘骏多猜忌,在位时严暴异常。柳元景虽待遇显赫,但仍担心祸及其身。太宰江夏王刘义恭和诸大臣都心情疑惧,从不敢私自往来。孝武帝死后,刘义恭、柳元景等都相对说:“今日始免横死”。大臣、宗室之间这才敢相互交游,常常一起饮酒娱乐,夜以继日。前废帝即位之初,抚慰众臣,表现温和,朝内渐发乱事,他杀了戴法兴后便不再敛气吞声,凶相渐露。柳元景与颜师伯等人各不自安,密谋废帝,拥立刘义恭为皇帝。他们日夜聚谋,但长久未能决断。为获得军队的支持,柳元景将废立之事告诉沈庆之。沈庆之与刘义恭素来不睦,又与颜师伯有旧怨,向前废帝告发了此事。

事败身死

前废帝亲自率羽林兵杀刘义恭及其四子。另遣使者称诏召柳元景,左右奔告他“兵刃非?!?。柳元景自知大祸将至,便先向其母告辞,然后整朝服,乘车应召。出门时遇见其弟车骑司马柳叔仁,穿著戎装,带数十人来找他,让他拒从诏令。柳元景苦苦劝说柳叔仁不要作乱,自己早有主张。等他走出里巷,大军来到,柳元景便下车受戮,容色恬然,其八子、六弟及诸侄也都被杀。颜师伯及其六子也于同日被杀。

轶事典故

柳元景行伍出身,所以当朝理事,非其所长,但仍显出宽弘高雅的美德。朝中的要臣多有产业,唯柳元景一无所有。他家里有几十亩菜园,守园人便将吃不了的蔬菜提出去卖掉,得钱二万,送到他宅里。柳元景知道后,生气地说:“我立此园种菜,以供家中啖尔。乃复卖菜以取钱,夺百姓之利邪”于是将钱送给了守园人。

史书记载

柳元景 ,字孝仁,河东解人也。曾祖卓,自本郡迁于襄阳,官至汝南太守。祖恬,西河太守。父凭,冯翊太守。元景少便弓马,数随父伐蛮,以勇称。寡言有器质。荆州刺史谢晦闻其名,要之,未及往而晦败。雍州刺史刘道产深爱其能,元景时居父忧,未得加命?;峋V荽淌方耐跻骞д僦?,道产谓曰:“久规相屈。今贵王有召,难辄相留,乖意以为惘惘?!狈?,补江夏王国中军将军,迁殿中将军。复为义恭司空行参军,随府转司徒太尉城局参军,太祖见又嘉之。

先是,刘道产在雍州有惠化,远蛮悉归怀,皆出缘沔为村落,户口殷盛。及道产死,群蛮大为寇暴。世祖西镇襄阳,义恭以元景为将帅,即以为广威将军、随郡太守。既至,而蛮断驿道,欲来攻郡??つ谏倭?,器杖又乏,元景设方略,得六七百人,分五百人屯驿道?;蛟唬骸奥瞥?,不宜分众?!痹霸唬骸奥趴で仓厥?,岂悟城内兵少。且表里合攻,于计为长?!被崧怪?,乃使驿道为备,潜出其后,戒曰:“火举驰进?!鼻昂缶惴?,蛮众惊扰,投郧水死者千余人,斩获数百,郡境肃然,无复寇抄。朱修之讨蛮,元景又与之俱,后又副沈庆之征郧山,进克太阳。除世祖安北府中兵参军。

随王诞镇襄阳,为后军中兵参军。及朝廷大举北讨,使诸镇各出军。二十七年八月,诞遣振威将军尹显祖出赀谷,奋武将军鲁方平、建武将军薛安都、略阳太守庞法起入卢氏,广威将军田义仁入鲁阳,加元景建威将军,总统群帅。后军外兵参军庞季已七十三,秦之冠族,羌人多附之,求入长安,招怀关、陕。乃自赀谷入卢氏,卢氏人赵难纳之,弘农强门先有内附意,故委季明投之。十月,鲁方平、薛安都、庞法起进次白亭,时元景犹未发。法起率方平、安都诸军前入,自修阳亭出熊耳山。季明进达高门木城,值永昌王入弘农,乃回,还卢氏,据险自固。顷之,招卢氏少年进入宜阳苟公谷,以扇动义心。元景以其月率军继进。闰月,法起、安都、方平诸军入卢氏,斩县令李封,以赵难为卢氏令,加奋武将军。难驱率义徒,以为众军乡导。法起等度铁岭山,次开方口,季明出自木城,与法起相会。元景大军次臼口,以前锋深入,悬军无继,驰遣尹显祖入卢氏,以为军援。元景以军食不足,难可旷日相持,乃束马悬车,引军上百丈崖,出温谷,以入卢氏。

法起诸军进次方伯堆,去弘农城五里。贼遣兵二千余人觇候,法起纵兵夹射之,贼骑退走。诸军造攻具,进兵城下,伪弘农太守李初古拔婴城自固,法起、安都、方平诸军鼓噪以陵城,季明、赵难并率义徒相继而进,冲车四临,数道俱攻,士皆殊死战,莫不奋勇争先。时初古拔父子据南门,督其处距战,弘农人之在城内者三千余人,于北楼竖白幡,或射无金箭。安都军副谭金、薛系孝率众先登,生禽李初古拔父子二人,鲁方平入南门,生禽伪郡丞,百姓皆安堵。

元景引军度熊耳山,安都顿军弘农,法起进据潼关,季明率方平、赵难军向陕西七里谷。殿中将军邓盛、幢主刘骖乱使人入荒田,招宜阳人刘宽纠率合义徒二千余人,共攻金门邬,屠之。杀戍主李买得,古拔子也,为虏永昌王长史,勇冠戎类。永昌闻其死,若失左右手。诞又遣长流行参军姚范领三千人向弘农,受元景节度。十一月,元景率众至弘农,营于开方口。仍以元景为弘农太守,置吏佐。

初,安都留住弘农,而诸军已进陕,元景既到,谓安都曰:“无为坐守空城,而令庞公深入,此非计也。宜急进军,可与显祖并兵就之。吾须督租毕,寻后引也?!?众并造陕下,即入郭城,列营于城内以逼之,并大造攻具。贼城临河为固,恃险自守,季明、安都、方平、显祖、赵难诸军,频三攻未拔。虏洛州刺史地河公张是连提众二万,度崤来救,安都、方平各列阵城南以待之,显祖勒精卒以为后柱。季明率高明、宜阳义兵当南门而阵,赵难领卢氏乐从少年,与季明为掎角。贼兵大合,轻骑挑战。安都瞋目横矛,单骑突阵,四向奋击,左右皆辟易不能当,杀伤不可胜数,于是众军并鼓噪俱前,士皆殊死战。虏初纵突骑,众军患之。安都怒甚,乃脱兜鍪,解所带铠,唯著绛衲两当衫,马亦去具装,驰奔以入贼阵,猛气咆?勃,所向无前,当其锋者,无不应刃而倒。贼忿之,夹射不能中,如是者数四,每一入,众无不披靡。

初,元景令将鲁元保守函谷关,贼众既盛,元保不能自固,乃率所领作函箱阵,多列旗帜,缘险而还。正会安都诸军与贼交战,虏三郎将见元保军从山下,以为元景大众至,日且暮,贼于是奔退,骑多得入城。

贼之将至也,方平遣驿骑告元景,时诸军粮尽,各余数日食。元景方督义租,并上驴马,以为运粮之计。而方平信至,元景遣军副柳元怙简步骑二千,以赴陕急,卷甲兼行,一宿而至。诘朝,贼众又出,列阵于城外。方平诸军并成列,安都并领马军,方平悉勒步卒,左右掎角之,余诸义军并于城西南列陈。方平谓安都曰: “今勍敌在前,坚城在后,是吾取死之日。卿若不进,我当斩卿;我若不进,卿当斩我也?!卑捕荚唬骸吧?,卿言是也。我岂惜身命乎!”遂合战。时元怙方至,悉偃旗鼓,士马皆衔枚,潜师伏甲而进,贼未之觉也。方平等方与虏交锋,而元怙勒众从城南门函道直出,北向结陈,旌旗甚盛,彭噪而前,出贼不意,虏众大骇。元怙与幢主宗越,率手下猛骑,以冲贼陈,一军皆驰之。安都、方平等督诸军一时齐奋,士卒无不用命。安都不堪其愤,横矛直前,出入贼陈,杀伤者甚多,流血凝肘,矛折,易之复入。军副谭金率骑从而奔之。自诘旦而战,至于日昃,虏众大溃,斩张是提,又斩三千余级,投河赴堑死者甚众,面缚军门者二千余人。

元景轻骑晨至,虏兵之面缚者多河内人,元景诘之曰:“汝等怨王泽不浃,请命无所,今并为虏尽力,便是本无善心。顺附者存拯,从恶者诛灭,欲知王师正如此尔?!苯栽唬骸芭奥布?,后出赤族,以骑蹙步,未战先死,此亲将军所见,非敢背中国也?!敝罱∩敝?,元景以为不可,曰:“今王旗北扫,当令仁声先路?!?乃悉释而遣之,家在关里者,符守关诸军听出,皆称万岁而去。诞以崤、陕既定,其地宜抚,以弘农刘宽虬行东弘农太守。给元景鼓吹一部。

法起率众次于潼关,先是,建义将军华山太守刘槐纠合义兵攻关城,拔之,力少不固。顷之,又集众以应王师,法起次潼关,槐亦至。贼关城戍主娄须望旗奔溃,虏众溺于河者甚众。法起与槐即据潼关。虏蒲城镇主遣伪帅何难于封陵堆列三营以拟法起。法起长驱入关,行王、檀故垒。虏谓直向长安,何难率众欲济河以截军后,法起回军临河,纵兵射之,贼退散。关中诸义徒并处处锋起,四山羌、胡咸皆请奋。诞又遣扬武将军康元抚领二千人出上洛,受元景节度,援方平于函谷。元景去,贼众向关。时军中食尽,元景回据白杨岭,贼定未至,更下山进弘农,入湖关口,虏蒲阪戍主沃州刺史杜道生率众二万至阌乡水,去湖关一百二十里。元景募精勇一千人,夜斫贼营,迷失道,天晓而反。道生率手下骁锐纵兵射之,锋刃既交,虏又奔散。

时北讨诸军王玄谟等败退,虏遂深入。太祖以元景不宜独进,且令班师。元景乃率诸将自湖关度白杨岭,出于长洲,安都断后,宗越副之。法起自潼关向商城,与元景会;季明亦从胡谷南归,并有功而入,士马旌旗甚盛。诞登城望之,以鞍下马迎元景。除宁朔将军、京兆、广平二郡太守,于樊城立府舍,率所领居之,统行北蛮事。庞季明为定蛮长,薛安都为后军行参军,鲁方平为宁蛮参军。臧质为雍州,除元景为冠军司马、襄阳太守,将军如故。鲁爽向虎牢,复使元景率安都等北出至关城,关城弃戍走,即据之。元景至洪关,欲进与安都济河攻杜道生于蒲阪,会爽退,复还。再出北讨,威信著于境外。又使率所领进西阳,会伐五水蛮。

世祖入讨元凶,以为谘议参军,领中兵,加冠军将军,太守如故。配万人为前锋,宗悫、薛安都等十三军皆隶焉。元景与朝士书曰:“国祸冤深,凶人肆逆,民神崩愤,若无天地。南中郎亲率义师,剪讨元恶,司徒、臧冠军并同大举,舳舻千里,购赏之利备之。元景不武,忝任行间,总勒精勇,先锋道路,势乘上流,众兼百倍。诸贤弈世忠义,身为国良,皆受遇先朝,荷荣日久,而拘逼寇廷,莫由申效,想闻今问,悲庆兼常。大行届道,廓清惟始,企迟面对,展雪哀情?!?/p>

时义军船率小陋,虑水战不敌,至芜湖,元景大喜,倍道兼行,闻石头出战舰,乃于江宁步上,于板桥立栅以自固。进据阴山,遣薛安都率马军至南岸,元景潜至新亭,依山建垒,东西据险。世祖复遣龙骧将军、行参军程天祚率众赴之。天祚又于东南据高丘,屯寨栅。凡归顺来奔者,皆劝元景速进,元景曰:“不然。理顺难恃,同恶相济,轻进无防,实启寇心。当倚我之不可胜,岂幸寇之不攻哉!”元景垒营未立,为龙骧将军詹叔儿觇知之,劝劭出战,不许。经日,乃水陆出军,劭自登朱雀门督战。军至瓦官寺,与义军游逻相逢,游逻退走,贼遂薄垒。劭以元景垒堑未立,可得平地决战,既至,柴栅已坚,仓卒无攻具,便使肉薄攻之。元景宿令军中曰:“鼓繁气易衰,叫数力易竭。但各衔枚疾战,一听吾营鼓音?!痹舨浇承?、王罗汉、刘简之、骑将常伯与等及其士卒,皆殊死战。刘简之先攻西南,频得烧草舫,略渡人。程天祚柴未立,亦为所摧。王罗汉等攻垒北门,贼舰亦至。元景水陆受敌,意气弥强,麾下勇士悉遣出战,左右唯留数人宣传。分军助程天祚,天祚还得固柴,因此破贼。元景察贼衰竭,乃命开垒,鼓噪以奔之,贼众大溃,透淮死者甚多。劭更率余众自来攻垒,复大破之,其所杀伤,过于前战。劭手斩退者不能禁,奔还宫,仅以身免,萧斌被创。简之收兵而止,陈犹未散。元景复出薄之,乃走,竞投死马涧,涧为之满,斩简之及军主姚叔艺、王江宝、朱明智、诸葛邈之等,水军主褚湛之、副刘道存并来归顺。

上至新亭即位,以元景为侍中,领左卫将军,转使持节、监雍、梁、南北秦四州、荆州之竟陵、随二郡诸军事、前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上在巴口,问元景:“事平,何所欲?”对曰:“若有过恩,愿还乡里?!惫视写耸?。初,臧质起义,以南谯王义宣暗弱易制,欲相推奉,潜报元景,使率所领西还。元景即以质书呈世祖,语其使曰:“臧冠军当是未知殿下义举尔。方应伐逆,不容西还?!敝室源撕拗?。及元景为雍州刺史,质虑其为荆、江后患,建议爪牙不宜远出。上重违其言,更以元景为护军将军,领石头戍事,不拜。徙领军将军,加散骑常侍,曲江县公,食邑三千户。

建元年正月,鲁爽反,遣左卫将军王玄谟讨之,加元景抚军,假节置佐,后玄谟。复以为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荆州之竟陵、随二郡诸军事、抚军将军、领宁蛮校尉、雍州刺史,持节如故。臧质、义宣并反,玄谟南据梁山,夹江为垒,垣护之、薛安都渡据历阳,元景出屯采石。玄谟闻贼盛,遣司马管法济求益兵,上使元景进屯姑孰。元景使将武念前进,质遣将庞法起袭姑孰,值念至,击破之,法起单船走。质攻陷玄谟西垒,玄谟使垣护之告元景曰:“今余东岸万人,贼军数倍,强弱不敌,谓宜还就节下协力当之?!痹拔交ぶ唬骸笆τ谐P?,不可先退。贼众虽多,猜而不整,今当卷甲赴之?!被ぶ唬骸澳嫱浇栽颇现萦腥蛉?,而麾下裁十分之一,若往造贼,虚实立见,则贼气成矣?!痹澳善溲?,悉遣精兵助玄谟,以羸弱居守。所遣军多张旗帜,梁山望之如数万人,皆曰:“京师兵悉至?!庇谑强私?。

上遣丹阳尹颜竣宣旨慰劳,与沈庆之俱以本号开府仪同三司,封晋安郡公,邑如故。固让开府仪同,复为领军、太子詹事,加侍中。寻转骠骑将军、本州大中正,领军、侍中如故。大明二年,复加开府仪同三司,又固让。后迁尚书令,太子詹事、侍中、中正如故。以封在岭南,秋输艰远,改封巴东郡公。五年,又命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侍中、令、中正如故。又让开府,乃与沈庆之俱依晋密陵侯郑袤不受司空故事,事在《庆之传》。六年,进司空,侍中、令、中正如故,又固让,乃授侍中、骠骑将军、南兖州刺史,留卫京师。世祖晏驾,与太宰江夏王义恭、尚书仆射颜师伯并受遗诏辅幼主。迁尚书令,领丹阳尹,侍中、将军如故,给班剑二十人,固辞班剑。

元景起自将帅,及当朝理务,虽非所长,而有弘雅之美。时在朝勋要,多事产业,唯元景独无所营。南岸有数十亩菜园,守园人卖得钱二万送还宅,元景曰: “我立此园种菜,以供家中啖尔。乃复卖菜以取钱,夺百姓之利邪!”以钱乞守园人。

世祖严暴异常,元景虽荷宠遇,恒虑及祸。太宰江夏王义恭及诸大臣,莫不重足屏气,未尝敢私往来。世祖崩,义恭、元景等并相谓曰:“今日始免横死?!币骞в胍逖舻戎钔?,元景与颜师伯等,常相驰逐,声乐酣酒,以夜继昼。

前废帝少有凶德,内不能平,杀戴法兴后,悖情转露。刘义恭、柳元景等忧惧无计,乃与师伯等谋废帝立义恭,日夜聚谋,而持疑不能速决。永光年夏,元景迁使持节、督南豫之宣城诸军事、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南豫州刺史,侍中、令如故。未拜,发觉,帝亲率宿卫兵自出讨之。先称诏召元景,左右奔告兵刃非常,元景知祸至,整朝服,乘车应召。出门逢弟车骑司马叔仁,戎服率左右壮士数十人欲拒命,元景苦禁之。既出巷,军士大至,下车受戮,容色恬然,时年六十。

长子庆宗,有干力,而情性不伦,世祖使元景送还襄阳,于道中赐死。次子嗣宗,豫章王子尚车骑从事中郎。嗣宗弟绍宗、茂宗、孝宗、文宗、仲宗、成宗、秀宗。叔仁弟卫军谘议参军僧珍等诸弟侄在京邑及襄阳从死者数十人。元景少子承宗,及嗣宗子纂,并在孕获全。太宗即位,令曰:“故侍中、尚书令、骠骑大将军、巴东郡开国公、新除开府仪同三司、南豫州刺史元景,风度弘简,体局深沈,正义亮时,恭素范物。幽明道尽,则首赞孝图,盛运开历,则毗燮皇化。方任孚汉辅,业懋殷衡,而蜂豺肆滥,显加祸毒,冤动勋烈,悲深朝贯。朕承七庙之灵,纂临宝业,情典既申,痛悼弥轸,宜崇贲徽册,以旌忠懿??勺吩钩纸?、都督南豫、江二州诸军事、太尉、侍中、刺史、国公如故。给班剑三十人,羽葆、鼓吹一部,谥曰忠烈公?!?/p>

叔仁为梁州刺史,黄门郎。以破臧质功,封宜阳侯,食邑八百户。元景从兄元怙,大明末,代叔仁为梁州,与晋安王子勋同逆,事败,归降。元景从父弟先宗,大明初,为竟陵王诞司空参军,诞作乱,杀之,追赠黄门侍郎。元景从祖弟光世,先留乡里,索虏以为折冲将军、河北太守,封西陵男。光世姊夫伪司徒崔浩,虏之相也。元嘉二十七年,虏主拓跋焘南寇汝、颍,浩密有异图,光世要河北义士为浩应。浩谋泄被诛,河东大姓坐连谋夷灭者甚众,光世南奔得免。太祖以为振武将军。前废帝景和中,左将军,直阁。太宗定乱,光世参谋,以为右卫将军,封开国县侯,食邑千户。既而四方反叛,同阁宗越、谭金又诛,光世乃北奔薛安都,安都使守下邳城。及安都招引索虏,光世率众归降,太宗宥之,以为顺阳太守。子欣慰谋反,光世赐死。

家族

河东解县柳氏(东眷)

柳纯

柳卓 

柳辅 

柳平

柳光世

柳欣慰


  

  

  

柳恬

柳凭

柳元景

柳庆宗


  

  

  


柳嗣宗

柳纂


  

  





柳成宗


  

  

  





柳秀宗


  

  

  





柳承宗


  

  

  





柳叔珍

柳庆远

柳津

柳仲礼


  




柳敬礼


  







柳季远

柳霞

柳靖


  





柳庄


  







柳叔仁


  

  

  

  




柳僧景


  

  

  

  




柳僧珍


  

  

  

  




柳叔宗

柳世隆

柳悦


  

  




柳惔

柳昭

柳洋







柳晖


  







柳映

柳庄








不祥

柳先宗


  

  

  

  




  

  

  

  

柳元怙


  

  

  

  

附:柳卓,晋汝南太守。柳恬,西河太守。柳凭,冯翊太守。柳元景,赠使持节、都督南豫、江二州诸军事、太尉、侍中、刺史、国公如故。柳庆远,可赠侍中、中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鼓吹、侯如故。柳世隆,赠司空,班剑三十人,鼓吹一部,侍中如故。谥曰忠武。柳叔珍,宋员外散骑常侍、义阳内史。柳季远,梁临川王谘议参军、宜都太守。柳叔仁,车骑司马,梁州刺史,黄门郎,宜阳侯。柳僧珍,卫军谘议参军。

注:柳元怙,柳元景从兄,宋孝武帝大明末年,代叔仁为梁州刺史。柳元怙祖父、父亲之名皆不祥。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经历过哪些时期?杜甫人生经历简介

说起诗帝,我们首先会想到的就是“李杜诗篇万口传”,在这句话中的李杜分别讲的是我国盛唐时期的诗仙李白和晚唐时期的诗圣杜甫,今天小编要为大家介绍的便是用诗歌来描写历史的诗圣杜甫。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最大详情>>

绞肉机——第一次世界大战各国的奇葩大杀器,炮弹2人高

德国超级大炮,因为这种火炮首次轰击了巴黎,后来人们就叫它“巴黎大炮”?!鞍屠璐笈凇迸诠艹そ?7米,全重达750吨,倘若把它竖起来,足足有十几层楼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级大炮袭击巴黎。当天黄昏,法国的电台广播了这样—则消息:“敌人飞行员成功地从高空飞越法德边界,并攻击了巴黎。有多枚炸弹落地,造成多起伤亡……”美国坦克奥地利的装甲列车,将装详情>>

光绪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记载慈禧生了光绪

光绪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绪皇帝是不幸的,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强势的女人慈禧太后,而这个强势的女人最后也要来他的命,不过最近又有人说光绪是慈禧的私生子,这是真的吗,为何会有这种说法,下面小编就给大家介...详情>>

北宋全能“学霸”是谁?沈括作品简介

沈括是我国北宋时期比较出名的一位科学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现过许多的科学家,在这些科学家中,沈括算是比较鹤立鸡群的,也就是说沈括是比较优秀和卓越的科学家之一。因为沈括几乎是一个全详情>>

一组能勾起儿时农村回忆的老照片,不胜怀念

这种大蚂蚱可以用来烤着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记叫什么了,但是这种果实掉在地上特别招蚂蚁。小地瓜的味道还记得吗?黑豆豆。我们那叫野葡萄,我的最爱,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进嘴里?;被?,最喜欢槐花汤的味道。榆钱儿,蒸窝窝吃,真是美味??!洋姜,腌起来很好吃,小时候经常偷偷挖别人家的。吃过的菱角壳,在上面挖个洞,可以当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丝丝的感觉,一般要在田详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银河娱乐场开户 郁南县| 华坪县| 巴塘县| 盖州市| 交口县| 遵义县| 大兴区| 邵阳市| 鄂托克前旗| 广昌县| 南康市| 华宁县| 大英县| 桂平市| 仁怀市| 开化县| 孝昌县| 资中县| 多伦县| 梁河县| 沅江市| 永新县| 共和县| 柳江县| 红原县| 定西市| 阜阳市| 正蓝旗| 珲春市| 贞丰县| 札达县| 格尔木市| 济南市| 海丰县| 修水县| 峨边| 江阴市| 大厂| 涿州市| 清新县| 丰台区| 交城县| 兴隆县| 共和县| 佛山市| 淳化县| 中牟县| 疏勒县| 黄陵县| 遵化市| 南岸区| 武胜县| 旬邑县| 南江县| 奇台县| 昌邑市| 通许县| 福安市| 驻马店市| 怀化市| 京山县| 康平县| 康保县| 曲松县| 临潭县| 分宜县| 长治县| 尼勒克县| 城固县| 海盐县| 长阳| 三明市| 临猗县| 陵川县| 习水县| 楚雄市| 铜山县| 上杭县| 杭锦后旗| 白城市| 茶陵县| 碌曲县| 新晃| 河南省| 新建县| 封丘县| 承德县| 宜川县| 台安县| 黄浦区| 桃园市| 太仓市| 建宁县| 甘泉县| 松阳县| 太仆寺旗| 北安市| 东丽区| 广灵县| 大新县| 浏阳市| 景宁| 安陆市| 山东| 郴州市| 吴忠市| 嘉义县| 泽库县| 论坛| 清水县| 大名县| 南平市| 和田市| 霍城县| 湖南省| 永州市| 临猗县| 阳山县| 司法| 平和县| 堆龙德庆县| 临桂县| 赤壁市| 揭阳市| 西贡区| 瑞昌市| 什邡市| 噶尔县| 芦山县| 屯门区| 色达县| 宁晋县| 文水县| 宣城市| 唐山市| 文化| 福泉市|